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195

书名:离婚前后   作者: 丧心病狂的瓜   

每一个人都不得不放弃一些东西,去得到一些东西。

直到他从心底愿意面对人性的复杂,他才开始对很多事情感到释然。

夏庭晚把纪展的决定告诉了周仰,周仰也同样表示了理解,计划还是照常进行。

其实对真人秀舆论的反攻,夏庭晚的心态已经放得很平和,或许是因为他的人生在这个节点上,的确还有太多未定的、也更险峻重要的事。

但他的确也没想到,他还没等到苏言的回信,毫无预兆的转变就已经突兀地到来了。

……

两天后的深夜时分,容姨突然跑上了三楼把他从床上叫了起来。

容姨神情有些焦急,拉着他起来之后给他披了件外衣,一边推着他走一边念道:“之前那个温先生来了,他说有急事找你,你快下去吧。我看、我看咱们是不是得帮忙叫医生来。”

“叫医生?”

夏庭晚其实也还没入睡,但人刚吃了药也是半懵的状态,下意识的重复了一句之后,也并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,就顺势走了下去。

到了大厅时,只见温子辰整个人都蜷成一小团缩在沙发一角,听到脚步声猛地抬起头。

夏庭晚的睡意褪去了一丝,只见温子辰一张脸惨白得厉害,整个人也狼狈不堪,身上披了件大衣,可是里面穿的竟然是凌乱不堪的睡衣。

他似乎是受到了什么惊吓,整个身子都在打颤,夏庭晚刚走过去两步,就闻到一股隐约的血腥味。但是倒也一时之间看不清什么究竟。

“温子辰?你大半夜的忽然过来,”夏庭晚有些迷惑:“有什么事?”

“夏庭晚……你救我吧,救救我,求你了……”

温子辰死死地抓住夏庭晚的手腕,他声音里带着走投无路的哭腔。

手指更是冰凉冰凉,让人一碰触到就感到一阵强烈的不适。

夏庭晚皱着眉,下意识就想低头扒开温子辰的手,可是在这时却忽然注意到温子辰手腕上骇人的紫青色淤痕。

——那显然是被长时间紧紧绑缚后留下来的痕迹。

夏庭晚握住温子辰的手一把拉起来想仔细看,可是男人却突然哆嗦着发出了一声极为惨烈的哀鸣。

只见灯光下,温子辰的右手大拇指和食指上竟然是淌着鲜血,夏庭晚再仔细一看,才打了个寒颤地发现——温子辰的指甲竟然被整片剥落下来,露出了里面血肉模糊凹凸不平的嫩肉。

夏庭晚整个人顿时像是突然被泼了一盆冰水般清醒了过来,下意识地骂道:“我操。”

“快叫医生。”他什么都顾不上问,猛地转头对容姨喊了一声。

夏庭晚一边说着一边伏下身扯开了温子辰的大衣。

覆盖在薄薄的睡衣下的身体,密布着被肆意凌虐过后的痕迹,有狰狞密布鲜血淋漓的鞭伤、有不知被什么器具留下来的烫伤痕迹,两颗乳珠应该是被针穿刺过,还向外淌着血珠。

夏庭晚勉强逼迫自己镇定下来,他用手轻轻摸了一下温子辰的额头。

虽然是在冬夜里,可是温度还是滚烫滚烫,显然是身上伤口发炎所以发了高烧。

“医生马上就过来。”

容姨快步走了过来,手里端了一杯温水,想要递过来时却吓了温子辰一跳,嘶哑着嗓音叫了一声:“不要……!”

温子辰眼里都是恐惧。

他整个人前所未有的脆弱,似乎只有靠死死抓着夏庭晚,才能感觉到那么一丝丝的安全感,连容姨的靠近都会让他浑身发抖。

夏庭晚蹲了下来平视着温子辰:“好了,你现在在香山……没事了。”

他一边说,一边握着水杯慢慢地递到温子辰的嘴边。

温子辰喝一次只哆嗦着抿几滴,一双眼睛一直看着夏庭晚。

夏庭晚很有耐心地等温子辰喝了一会水之后才低声问道:“是叶炳文干的?”

温子辰听到那个名字,肩膀又克制不住地剧烈抖了一下。

“为什么?”

夏庭晚皱起眉毛问道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