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196

书名:离婚前后   作者: 丧心病狂的瓜   

温子辰身上那些伤已经绝不能用SM来形容,叶炳文下手时,恐怕就没考虑过他的死活——

那种触目惊心的暴虐和残忍,说是毫无目的几乎不可能。

温子辰失魂落魄地抬起头,牙齿咬在苍白的嘴唇上,留下两道干涩的痕迹。

似乎是夏庭晚的问题唤醒了一点他的神智,他的眼神里忽然流露出了担忧又焦虑的神情,颤抖着想要站起来,却马上又跌回了沙发上,他抓住夏庭晚的手:“夏庭晚,你要告诉苏言小心,一定要告诉他啊。叶炳文他想在背后搞苏言,他、他逼问我……我……对不起。”

“我和他说了尹宁的事,夏庭晚,苏言告诉过我,你伤人的事是他花钱压了下来,所以让我绝对不可以说出去,我们签了保密协议,但是我……我到最后还是说了。”

“太疼了、他拿钳子,把我的指甲拔了,拔了大拇指,还有食指,真的太疼了……我实在是扛不住。”

温子辰语无伦次地说到这里,眼里不禁缓缓流下了大滴大滴泪水,浑身都像是因为回想起那种痛苦而剧烈地痉挛起来。

他的喉咙嘶嘶地吸着气,最后只是神经质地不断念叨着:“真的很对不起。”

似乎“对不起”这三个植入了他的大脑之中,是他被残酷摧残之后理智中存在的最后一件事。

夏庭晚看得心里瞬间疼得揪了起来。

他一时之间说不出任何话来,只是下意识用手轻轻抚摸着温子辰的背脊,低声安慰道:“我知道、我知道,没关系,这不怪你,都过去了,没事。”

在这一刻,他并不记得之前和温子辰的那些纠葛,也根本做不到再去苛责,只是觉得心里难受得厉害。

没有人应该遭受到这样的对待,没有人。

“不,还没过去。”

温子辰猛地抬起头,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,眼里都泛起了焦虑的红色,他紧紧地攥住了夏庭晚的手,秃秃的甲肉处又因为用力渗出了血丝。

“你得帮苏言。尹宁的事……苏言为了你把车祸伤人给压了下来,如果叶炳文让找到证据,被逼急了发疯捅出去,苏言的名誉就全毁了,你知道吗?”

夏庭晚的神情瞬间凝重了起来,心不由自主在胸口扑通扑通跳动着。

他就算再不懂苏言那个圈子的事,也能明白这件事的严重性。

上市公司的话事人在公共领域出现道德瑕疵,不仅是对苏言个人名誉的打击,也会对亨泰集团的公信力造成打击。

事情一旦控制不好发酵,局势影响到股价,就会牵扯到整个亨泰集团的市值,多少亿缩水也只不过是一夜之间的事。

如果出现这样大的问题,苏言在亨泰集团的位置绝对会受到难以估计的影响。

他想起叶炳文提起的苏言在亨泰集团的处境,想起苏言抚摸着他的脸温柔地问他“卸任好不好”。

满脑子都是苏言,他的苏言。

这一切,本就不该苏言去背负。

车祸的事从一开始,错得就是他,该负责任的也是他。

……

就在这个时候,容姨已经带着医生急匆匆地赶了过来。

夏庭晚缓缓地站起来挺直背脊,他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跟温子辰问清楚,比如苏言的病、比如叶炳文是怎么知道尹宁的事的来路的。

但是这种情况下,他也明白今晚更重要的是治伤,于是就只对温子辰低低说了一声:“先让医生帮你看看,别的事让我来处理。”

“等等,”温子辰吃力地从大衣口袋里掏出手机解了锁递给夏庭晚,低声说:“我、我之前偷偷从叶炳文手机里传了两段视频过来,我只能勉强认出其中一个人,和你一起参加过真人秀的那个明星。我、其实我也不知道这视频究竟有没有用……我只是、我只是真的太恨叶炳文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……”

他显然已经虚弱到了极点,话音到了后面都已经有气无力,只有说到叶炳文这三个字的时候,眼里才划过了一丝与恐惧如影相随的刻骨恨意。

夏庭晚心里更是一个颤栗,和他一起参加过真人秀的男明星……是邢乐。

他马上就意识到,一定是邢乐。

他无声地拍了拍温子辰的手掌,手指有些僵硬地握住手机,慢慢走了出去。

……

夏庭晚把黑色的长风衣松松地搭在肩上,静静地站在门廊下。

香山万籁俱寂,夜空之中一颗星星也无。

只有零星几片铅灰色的雪花廖寂地在眼前飘落,最终落在白茫茫的地上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