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197

书名:离婚前后   作者: 丧心病狂的瓜   

暗沉的云层重重地压下来,带着一整年以来积郁下来的阴冷。

明天大约又是下雪的一天。

后天就是他和许哲约好去试镜《寻》结尾的日子了,可是他却没有什么时间去准备,有时候突然之间想到这件事,自己都一下子感觉心从高中落下,吓一跳。

夏庭晚右手夹着一根烟,一点零星的火光在这个夜里却并不能带来丝毫慰藉,只觉得口鼻之间烟草的味道越发苦涩。

他的左手握着温子辰的手机,只用指尖无意识地摩挲着亮着的屏幕。

温子辰的手机里存了两段视频,显然是用手机摆着录制的,画面时不时就摇晃起来。

看视频之前,叶炳文打开了好几通电话,当然都被夏庭晚干脆地摁掉了。

其中一段看不太清楚人脸,夏庭晚也认不出是谁,但是另一段里面的人,的的确确就是邢乐。

视频很短,大概也只有七八分钟。

可是光是看完它,就花了夏庭晚足足一个多小时。

每次只要播放十几秒,在夏庭晚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手就已经无法忍受地先行点了暂停。

里面的画面,实在令他感到反胃。

被鞭子打得哭着趴在地上求饶的邢乐,被按着头跪在叶炳文腿间口到脸都憋青了。

视频的最后,邢乐双手被绑在床柱上,满眼都是惶恐一个劲儿地摇头,身子也扭动着向后缩,却还是被叶炳文残忍地戴上了眼罩和口枷。

就连观看着的夏庭晚都能切身地感觉到那一刻邢乐心中的害怕。

他不曾受过那样的痛楚,他从不知道性爱也可以是这样的一种暴行。

他明明不是受害者,却感到心口晦涩地内伤起来。

“乐乐……”

夏庭晚从喉咙里发出含糊的声音,眼神酸楚地用手指若有似无地抚摸了一下屏幕上邢乐的面孔,像是隔着屏幕,遥遥地、无力抚慰着那个哭泣着的男孩。

他低下头,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才再次抬起头,垂头坐在了廊边的长椅上。

天边已经隐约泛起了鱼肚白,一种说不上来的悲凉从背脊窜起,很快没过了他的全身。

那一瞬间,他忽然无比真切地抗拒黎明的来临。

天亮时分,仍然是他一个人面对着这个世界的一天。

他并不期待明天。他只感到疲惫。

第三十八章

清晨时温子辰吃了药已经昏睡了过去。

夏庭晚进客房看了温子辰两眼,应该是因为还在发烧的关系,温子辰脸上还浮着不正常的红,嘴唇却没半点血色。

他睡得不安稳,似乎梦中也经历着什么痛苦的事,时不时就突然身体一抖难受地蹙起眉毛。

夏庭晚看着看着,眼里渐渐浮起了一丝复杂的神色,无声无息地走出了客房。

医生应该是清理伤口又包扎忙了半天,神情疲倦地跟出来时和夏庭晚说,温子辰身上不仅有很多细碎的外伤,而且下体的撕裂伤也很重,应该是被用器具粗暴地进入过。

夏庭晚坐在餐桌旁一边喝咖啡一边听着,听到这里手不由顿了一下,但最终也只是点了点头。

他留了个心眼,没忘记告诉容姨等一下请警察过来开验伤单,之后再让医生专门写一份验伤报告,以后说不定会用到。

容姨有些吃惊,看了他两眼才应了一声。

夏庭晚起身拿了漱口水漱了几口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只觉得那张脸出奇的平静。

他知道容姨为什么会惊讶,只是这短短几天,他已经变了太多。

苏言刚消失的那天清晨,他痛苦地跪在雪地里崩溃的那一幕,久远得像是一层蒙上灰尘的灰调梦境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