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199

书名:离婚前后   作者: 丧心病狂的瓜   

夏庭晚从来没这么认真地听周仰讲解过这方面的事,以前是本身不感兴趣,也觉得没必要知道。

如今才明白,原来只是一次热点事件的操作,就需要这么周密的部署。

坐在他身边的周仰就像一台正在进行精密运算的中央大脑,指令如同流水一般严密地向外一层层地递下去。

在这个小小的工作室内,一场毫无硝烟的战场正在进行。

夏庭晚怔怔地看着页面上飞速飙升的转发和评论。

在这一刻,本该感到激动的他,却不知为何觉得很茫然。

在等待中,夏庭晚又无意识地点开了对比的长微博,他并不懂传播,也不懂怎么控制舆论。

他唯一能做的,就是以演员的角度,去证明自己。

在这篇出彩的文章中,最核心的观点就是他之前提供给周仰的。

一个演员在表演的时候,能做到让观众共情入戏,每一个细微的动作,都必然是有内在的情感逻辑。这种逻辑,来自于演员对人物和情景的理解,也必须要有导演来给予合适的指导和调度。

许哲这样的大师级导演,对于《鲸语》里小夏的每一场戏份,都能把其中每一分每一秒细微的情感变化拆分开来,再一点点喂给夏庭晚。

也正因为如此,同样是哭,小夏在《鲸语》里流眼泪的细微动作,绝对和真正的夏庭晚在采访时真情流露时有着不同,因为这其中的情感逻辑是不同的。

夏庭晚在反复观看《鲸语》片段和花絮之后,敏锐地洞察到了这一点。

电影里小夏的哭,从时间顺序上来说,是低下头,浑身打颤,经历了一系列挣扎之后抬起头,直直地面对着镜头特写流下泪水。

任何一个看过《鲸语》的人都能摸到这种表演的内在脉络,被反复家暴的小夏以为老师是他生命中唯一的关爱来源,却没想到老师在知道他性向之后,却选择对小夏的施暴者父亲诉说,哪怕明知这将让小夏遭受到多么严重的毒打。

小夏隔着门缝目睹了这一幕,先是痛苦地低头、颤抖,然后才抬起头看着镜头流下泪水,他的神情仿佛被定格了几秒,始终在紧闭着嘴唇沉默,因为他本就已经无话可说。

这泪水悲伤,亦是惨烈的。

因为在这一刻,小夏已经在内心有了一跃入海的死志。

所以夏庭晚的表演也是如此,他哭,是抬着头的。

直面特写的泪珠,更像是直面这世界最后一丝温情也为之破灭的隐喻。

而这样的表演,如果像是《在路上》在花絮里剪辑的呈现那样,就显得失了真。

节目组先把他毫无防备和邢乐聊到与苏言婚姻时的话剪在前面,可是那时候他本来就没哭,随即剪他低下头颤抖,然后才抬起头,盯着镜头生生地沉默流泪几秒。

这种剪辑,乍一看的确是会被带着走。

可是实际上仔细在现实情境中思考一下,就会突然发现这根本不符合情感逻辑。

没有哪个正常人在受访中谈到感情薄弱点时,会在回答完问题之后,不需要说话时也选择抬头直面镜头流泪好几秒。

这种反应太戏剧、太表演式了。

镜头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拷问,一种灼热的视线和关注。

人下意识会在这样的关注下回避自我柔软的伤口,这是自保的本能,是人性的真实。

所以如果他真的是在节目上谈到苏言落泪,他一定是垂着头或是侧着头回避着镜头,绝对不可能像小夏那样直直向前看沉默几秒流泪,这太违背人的本性。

这样两相比较对比,剪辑里呈现的东西有疑点就再明显不过。

发现这一点时,夏庭晚本来激动万分,打电话告诉周仰时,周仰虽然也夸他仔细,可是却好像并没对此感到特别神来一笔。

那时他并没有细想太多。

夏庭晚刷新了一下网页,扫了一眼惊人的转发量,忍不住点开评论。

他担心热评是周仰团队的操作,于是特意选择按照时间显示,从那些0赞的普通评论开始看起。

“吃瓜围观,感觉影迷写得的确有疑点,如果是节目组恶意剪辑,真的是太恶心了。”

“等反转,其实哪怕谈到前夫流眼泪也没多大事吧,忽然真的感觉是有人在带节奏黑夏庭晚了。[摊手]”

“弱弱说一声,本来也没多大黑点吧,之前也觉得夏架子大一点正常,毕竟影帝综艺首秀麽。”

“看了这篇文章又唤起我当年看《鲸语》时的震撼了,我必须要喊一声——夏庭晚绝对实力演技派,现在当红小生每一个敢吹演技超过他的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