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200

书名:离婚前后   作者: 丧心病狂的瓜   

“终于等到反转了!我想说,之前一直有人骂耍大牌什么的,其实当年夏庭晚红了之后就一直那个性格的好吗,人家本来就是天才演员骄纵任性的人设,其实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。”

“夏庭晚颜粉在此。”

“讲道理,夏庭晚别的都没什么,只有酒驾是最大的黑点好吗?”

夏庭晚快速滚动着翻看评论,只有看到酒驾那一条时,才忽然感到心里一惊。

微博页面留在评论栏,他怔怔地看着电脑屏幕,却觉得越来越困惑和空洞。

“风评有变化了对吧,很多人开始摇摆了,这时候再无脑黑的评论也开始会被人踩了。”

周仰见他在看,眼里划过了一丝满意,低声说:“这还只是第一层和第二层舆论辐射了一会儿,等晚上我们再把公众号的那批放出来,舆论还会继续在我们的引导下发酵的,等时候到了,舆论会反逼节目组做解释的,现在情况大致都掌握住了,等舆论彻底翻盘,大家对你的好感反而会超过你被黑之前,因为会觉得你是受害者、需要被补偿。”

“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,也可以回家等消息了,这边我来坐镇。”

夏庭晚抬起头看着周仰,他的眼神有些怪异。

周仰不由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周仰,辛苦你了。”夏庭晚站了起来拿起挂在一旁的大衣:“只是……”

“没什么,我只是忽然觉得有些迷茫而已。”

“你说……真实的我在别人眼里,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?被全网骂了那么久看,看起来一幅再也翻不了身的样子,但哪怕这样却也能在一天之间反转。好像突然之间,那些事就不要紧了,从耳边风一样飘了过去,算不上多大事。”

他说到这里垂下眼帘,有些苦涩地笑了一下,轻声说:“那我之前在他们口中所谓耍大牌、黑脸的错处,就真的有那么严重吗?我做错的其实不是那些,对吧,酒驾、酒驾还伤人,虽然没有达到刑责的标准,但这才是我最大的错处,只不过被苏言把伤人的部分为我掩盖起来了,对吗?”

周仰愣住了。

夏庭晚也没有再等他开口,拍了拍周仰的肩膀就转身走出了房间。

现在他想他有点明白了,之前周仰虽然觉得他指出的想法很好,可是却也没有十分惊喜。

因为对于周仰来说,他的思路只不过是锦上添花,哪怕他发现不了什么,周仰也有自己的资源和运作方式去操控舆论。

他的观察和贡献,或许和大规模的商业操作相比之下真的没那么重要。

真正能左右言论的,是周仰周密部署的一层又一层的传播、辐射,是苏言和周仰专业团队、丰厚资金砸下来的公众号推广、是水军点赞。

那时的他需要被大众唾骂,因为那是热点,是流量,是生意。

就像如今,一个个微博账号后面的大众需要一次反转,一次更吸引眼球的舆论盛宴。

可他呢。

他其实是游离在现实之外的异类。

他只懂得戏。

戏里不仅有浮生若梦,也有真情真性。

他以为他明白“真”就已足够。可是其实他的真,从来勘破不了这个圈子的人言虚妄。

等电梯的时候,夏庭晚疲惫地靠在墙上。

跟苏言结婚的那几年,始终是苏言握着他的手在前行。

在黑夜里,他从来不感到害怕,因为知道在苏言身边,他总是安全的。

可是苏言不在的这几天,他不得不孤独地在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在长大。

他几乎能感觉到自己脆弱的皮囊跟不上内里过于迅速成长着的骨架。

骨头惨烈地刺破他的皮肉,让他在这种痛苦中残破地行走。

他隐隐约约地感觉到,哪怕舆论彻底翻转、哪怕最终拿下《寻》的试镜,可那些世俗意味上的成就,或许也终究不是他的坦途。

可他只有一个人,不知该去哪。

忍不住想起苏言和他说过的那句话——就像是在小巷子里来回走,哪一头都是暗的。

……

夏庭晚发的两条微信很快起了作用,中午他就收到了邢乐简短的回复:“我在H市,下午见吧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