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204

书名:离婚前后   作者: 丧心病狂的瓜   

邢乐长长的睫毛在阳光下被堵上一层淡淡的金光,他转过头,眼神中带着迷茫。

“你好像从来不会像我这样游移,无论什么时候你都喜欢自己,你不在乎自己的山根不够高,也不在乎那些人怎么看你。我真的很嫉妒你,影帝的事也好,还有许多其他的,我自己也说不上来……有时候我想,是不是我其实不该和你一起进入这个圈子,你站在我前面的每一天,我都感到煎熬,我不知道我前进的动力到底是该超过你,还是别的。”

夏庭晚怔怔地看着邢乐,他们已经好多年没有这样认真地说过话了。

往日里的邢乐似乎总是阳光的、温柔的,可是此时却显露出一种连勉力支撑都不愿意假装的倦怠。

他往后仰靠在沙发靠背上,嘴角浅浅地泛起了一个自嘲的弧度:“前年我拿到了一个不错的古装剧资源,但是那会儿又不流行混血感了,我的山根后期的形状也不是很自然,所以我想了想,又飞去日本把假体拿出来了,觉得自己挺傻的,我那次还给你发了一封email,可是你没有回了,我想你是没看到。不过奇怪的是,剧播出之后竟然也没什么人发现鼻子的变化,粉丝都在磕剧里的CP,其实也没人在乎我演了什么,你说好笑不好笑?”

“乐乐……”夏庭晚根本笑不出来。

“你想发的话就发吧——”

邢乐站起身:“我说那个视频。”

“这些年啊……浑浑噩噩地折腾来折腾去,有时候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。一晃过去我都二十六了,再过四五年,就会有新的一批流量小生进来,很快这个圈子也就没我的位置了,发不发的,其实又有什么区别。”

他理了理衣服,神情很淡,已经很明显是送客的意思。

只是说到让夏庭晚发视频的时候,语气里竟然隐约带着一丝解脱。

夏庭晚看着邢乐那张英俊的、带着倦意的面孔,心里忽然感到一阵浓重的悲伤。

他出门之前猛地回头,问道:“乐乐,我们是不是……再也做不成朋友了?”

“做不成了吧。”

邢乐微微笑了:“其实到底是我先对不起你,小晚。”

他的笑意到了眼底,隐约化起了浅浅的泪光,轻声说:“你没做错什么,我只是真的不想再面对你了,看到你,我就感到痛苦,或许我只是不能面对我自己,不能承认我的失败和渺小。咱们从此以后……就做陌生人吧。”

夏庭晚再也无法面对这一切,掉头离开了这间房子。

逃跑一样匆匆的脚步,每走一步,年少的记忆模糊了一分。

他们曾经一起躺在篮球场上仰望浩瀚星空,回家的路上,他坐在邢乐的后车座上像鸟一样迎着风张开双臂,他们曾经坐在黑暗的电影院里喝一瓶腻人的菠萝味汽水。

那些年炎热的夏季,在风里翻飞的白色衬衫,耳机里周杰伦的哼唱。

他少年时代的月色栽进河里,倒影一片片碎成狼藉。

岁月无归处,时光不回头。

……

开车回香山的十字路口,赵南殊突然紧急地踩了刹车,好在夏庭晚和他都系着安全带,只是猛地弹了起来,谁都没有受伤。

“妈的,搞什么啊?”

赵南殊气得解开了安全带冲了下去:“红灯看不到吗?”

夏庭晚回过神来,发现虽然是红灯,可是仍有一个女人带着小女孩匆匆闯过马路,他这才明白为什么赵南殊突然发这么大火。

那个女人吓得哆哆嗦嗦的,说不出话来。

戴着圣诞帽的小女孩跌坐在马路上大声哭泣着,手里之前握着的荧光棒也掉落在了冷冷的马路上,也幸好是冬天穿得厚实,所以才没磕了碰了。

可是那一对天真的大眼睛泪汪汪的样子,却让人看得心里一揪。

夏庭晚怔怔地看了几秒,忽然也推开窗门走下了车,他走到被薄薄的一层雪覆盖住的马路中央,蹲了下来,把小女孩扶了起来。

“摔疼了吗?”

他抚摸了一下小女孩被冻得红扑扑的脸蛋,轻声问。

小女孩出神地看着他的脸,过了一会儿才有点羞涩地低下头,小声说:“不疼。”

那女人也顿时惊得愣住了,磕巴了一下:“夏、夏庭晚……?”

夏庭晚抬起头对女人笑了一下,然后从路面上捡起了蓝色的荧光棒,只见上面“纪展!加油”的字一闪一闪地亮着。

他把荧光棒笑着递给小女孩:“你要去看纪展的演唱会吗?”

“嗯!”大概是因为提到纪展的缘故,小女孩很激动地用力点头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