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213

书名:离婚前后   作者: 丧心病狂的瓜   

徐荣来的那一年,这座小城出奇地潮湿。

他们的衣服仿佛就没彻底干过,杂七杂八地堆在晾衣杆上,晒了一遍又一遍。

他记得他和徐荣在一堆牛仔裤和白衬衫之间穿梭着捉迷藏,徐荣从后面把他抱了起来,举着他在阳台上转圈。

他低下头,轻轻地亲吻着徐荣的眉眼。

那些往昔的画面,如同随风而起的灰尘,在空中缓慢地回旋飘舞

他扶着门框,遥遥眺望着阁楼下还未彻底苏醒的小小城镇,只见青山做幕,云气绵绵升腾——

真美啊。

他发不出声音,只在脑里勾勒着这几个字。

他时常想他究竟在寻找什么,在北方最后的那一夜,在被挤在一群光怪陆离地年轻人之间,听着从未听过的摇滚乐时,他想他终于明白了。

他总是渴望去一个有声音的嘈杂世界,为此,他迫切地握住了徐荣伸过来的那双手。

徐荣是一个普通人,负担不起他的满心期盼。

其实没有什么欺骗,不是徐荣用一场假象网住了失语的他,而是他甘愿扎进有声有色的幻梦之中。

别人的喧嚣,并不是他的,从来都不是。

夏庭晚望着阳台的方向,他眼里闪烁着晶莹的泪光,可是却始终没有滴落一滴泪。

他的面上的笑容,温软又坚强,像是山色之中的一抹柔软旭日。

他不属于外面,他属于此间。

他生来安静,像一座没有风的森林。

等来年的燕子或许落在枝头。

……

灯光缓缓亮起,夏庭晚回过头,对着许哲微微笑了一下。

潮湿的南方小城渐渐从他视野中退去,这间小小的阁楼里没有灰尘,就像阳台上也没有露珠,只有一地白茫茫的细雪。

整个房间里,很久很久都没有人说话。

等夏庭晚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时,他忽然被时渺叫住了。

“等等,”时渺的声音有点沙哑,夏庭晚回头时,只见这个冷冽得像是冰一样的少年眼圈竟然是红的,那里面有挫败和不甘,也有赤裸裸的艳羡和钦佩:“你演得真好。”

夏庭晚有点吃惊,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很多年后,他才从贺言西口中知道,时渺那次试镜十分努力,参考了《色戒》最后梁朝伟坐在床上的眼神,以及《断背山》结局牛仔服包着衬衫的经典画面,结合下来深情地演出了他自己以为的悲伤高峰。

那次失利,使时渺看到了一种无法逾越的差距,有好长一段时间都一蹶不振。

时过境迁再想起这回事,也觉得颇为感慨。

这世上,每一条道路都截然不同,也不是每一种不圆满收场的感情都伤心欲绝。

那年时渺还太年轻,体味不到那些寻寻觅觅后的豁然回首,痴缠执念后的百转千回。

爱与欲,得到与失去。

这人生有多少种悲,就有多少种圆满。

夏庭晚一个人走到楼下,在等赵南殊的车过来时,有那么一瞬间,他忽然有一种冥冥之中的体悟。

他手忙脚乱地从大衣里找出手机,呆呆地盯着并没有动静的屏幕。

盯了一分钟、两分钟,就在他几乎要像小时候那样去数数的时候,他忽然感到掌心一阵温热的震动。

他眨了眨眼睛,看着手机上面显示的名字。

忽然之间鼻子一酸,方才在试镜时没有流下来的泪水,在那一刻轻轻地打湿了自己的手指。

他接通电话,把手机放在耳边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