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娱乐圈吉祥物 完结+番外_分节阅读_106

书名:娱乐圈吉祥物 完结+番外   作者: 清瓦   

第44章

看着明显震惊过度导致智商出走的助理,于温宁轻咳一声,面无表情冷眼看他:“有事吗?”

那熟悉的冷峻表情,冰冷眼神,成功让助理找回他的智商。他赶紧摇头:“没……没事。我……我现在就走!”

于温宁正想点头,就被连清拉了一下手。他低声跟于温宁说:“你的助理手上那把是你家钥匙吗?”

于温宁看了一眼,还真是。因为助理时常过来他家或送或取东西,他便备了一支给他。此时,正好用得上。他朝助理伸出一只手,对方二话不说很懂事地将钥匙递给他。

等于温宁将门打开之后,将钥匙还给他,这才道:“没什么事的话,你就带着这些东西回去吧。另外,我这几天都不在家,你不必过来。”

这就相当于给他放假了啊!助理顿时露出一抹十二万分真心的笑容:“好的于总,于总再见!祝您事事顺心,时时愉悦。”说完,他麻利地收拾起掉一地的早餐,带着离开。

连清又拉住于温宁的手,问:“你都不跟他交代一声,不怕他在你公司里乱说话吗?”

于温宁拍拍他的手,轻笑:“他在成为我的私人助理前,签过合约。就类似于你们明星都会跟助理签的合约一般。除非是经过雇主的同意,否则不能轻易对外透露雇主的任何情况,包括爱好、私生活等等。”

连清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一边将那根被自己掰弯的衣架掰回来,一边想着他的助理陈奇应该也有签这类合约吧……那是程姐分派给他的人,他对这些方面并不大清楚。

于温宁捡起自己昨晚掉的那支钥匙,进屋换了身衣服,顺便简单地收拾一下行李,顺道交代公司管理层一些事。连清也带着恢复原样的衣架回自己家,打电话跟程姐报备一声,然后收拾起行李。

他的东西不多,自己原先带下山的两套衣服还有一双鞋早就被程姐下令禁穿了。现在他衣服

里,就四套当季衣服,两双鞋子,全是程姐让人准备的。程姐还说,这还是考虑到他大多时候得在剧组,穿剧组准备的衣服才没给他多买。否则,他的衣柜里至少得塞十套当季新款。当明星的,门面很重要。

他就带了两套衣服,包里装得最多的还是各种吃的。比如说,赵诚一助理帮他填充的那些面包、零食,可以生吃的西红柿、水果等等。

等到他跟于温宁在家门口会合,已经是半小时后了。两人各背一只双肩包,相视一笑,并肩往前走。走出小区后,连清戴上口罩跟大黑框眼镜以及黑色帽子,这才放心大胆地跟于温宁先去了附近的购物中心。

给师傅买个手机,办个卡,再买个儿童电话手表给小师弟。还有一些他们庙附近村镇没有的吃的用的,连清也看着买了好些。最后,见东西太多,他索性又买了个便宜的行李箱,将东西全塞进去。

给家里人花钱,他不心疼。当然,主要是他现在有点小钱了。

于温宁本想开车去,但连清说他们那边不方便停车什么的,且路程略远,还是坐大巴方便。

一路奔波,两人有说有笑还有吃的,时间倒也不难熬。等到两人下了车,在路边找家店吃了顿饭,这才继续换更小一些的车子,接着赶路。

连清本以为,于温宁这样,出入大多靠车子的人应当会受不了这般折腾。主要是车上人不多但嘈杂,且车厢气味难闻,空气浑浊得很。不说于温宁,连清都觉得不舒服。再说吃的,路边能有什么好吃的啊。连清只能请于温宁去一家相对干净整洁一些的店吃饭,饭菜的味道还不如于温宁自己做的好吃呢。

事实上,一路赶来,于温宁全程没有表现出一丝不悦,就连眼神也始终透着平静与温和。这让连清松一口气的同时,对他又高看了一眼。想着这人,果然如自己所想的坚韧。

两人来到三连庙所在的山脚下时,已经将近傍晚了。连清先是拖着行李到熟悉的那家小卖部那儿,跟老板娘问好,被拉着一通问候之后他才说正事:“阿姨,我的信你有收到吗?”

“收到了,但你师傅这些日子都没下山来,你的信就一直放在我这儿。正好你这次回来了,给你。”

连清接过来,道了声谢,带着于温宁上山去了。而小卖部老板娘在目送两人走远后,拉着邻里开始八卦:“唉你说小和尚是不是发达了,你看他那一箱子东西。还有他脚上那双鞋,我记得我儿子的同学有,说是什么名牌的,高仿的还得几百块呢……”

“小和尚发没发达我不知道,但小和尚带回来的那个长得老俊的朋友啊,一瞧就是有钱人家的少爷。你看他的皮肤,又白又嫩。还有手,一看就是没干过活的人……”

“唉不是,我觉得他主要就是有那个……那个气质。对,气质……”

……

连清隐约听到那些人的声音,他不好意思地朝于温宁道:“你别介意啊,我们这儿比较偏,很少会有外人来。大家都没恶意,他们就是好奇。而且,他们都在夸你……”

于温宁没在意,淡淡说道:“没关系,我不会在意这些。”他从小到大听得最多的便是旁人千奇百怪的非议与不怀好意的话语,又哪里会在意这些不带恶意的声音。

这样淡然的语气,令连清忍不住侧目看他。他自己其实也不会在意外人对自己的八卦声,但那是因为自己小时候听得多了,学会不在乎而已。可于温宁又为什么……

他抿抿唇,没问出声。两人一前一后的往山上走,每每走十几分钟左右连清便会停下来,问于温宁累不累,需不需要他背。

于温宁自然是每次都摇摇头,直到连清第三次问他。他正准备摇头拒绝,视线不经意间扫到某一颗树,不由停顿下来。

连清顺着他视线望过去,只看到一颗比其他树要略大一些、缺了一块树皮的松树。他奇怪道:“怎么了吗?”

于温宁收回视线,摇摇头:“没什么。行李给我吧,我来拿。”

“别,我自己的东西自己扛。”连清是半点不让于温宁沾手的。他自己打小就在这儿上下山,习惯了。于温宁却是不同,不能让他累着。

于温宁只得收回手,道:“我们继续走吧。”

“好。”连清说罢,扛着他的行李继续在前方带路。于温宁跟上之前,忍不住再次回头望了望那颗树。树干下方缺皮的地方,隐约还有星星点点的淡黑色痕迹。在两年前,那是红色的血……

于温宁心中藏了事,连清看他神情不大对,以为他是想起什么不好的声音了,便开始想着法子边走边逗他。他首先想到的,便是那个师傅以前常给他讲、后来变成他常给师弟讲的“故事”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