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离婚前怀孕了 完结+番外_分节阅读_8

书名:离婚前怀孕了 完结+番外   作者: 香水树   

丈夫生病,视而不见,不闻不问,此为不忠。

丈夫生病,知情不报,引兄担忧,此为不孝。

丈夫生病,遣走保姆,居心不良,此为不仁。

丈夫生病,不在身边,未尽其责,此为不义。

桩桩件件,滔天罪行,罄竹难书,林遇安百口莫辩,千言万语的狡辩之词都哽咽成一句:大哥,我错了。

实在不能怪他懦弱,人这一生,谁不会生病,做人留一线,日后在手术台好相见,还能抱拳相握,望韩育豪刀、下、留、人。

现在韩冬阳如此伤心,林遇安在潜意识里就感觉到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,正在缓缓朝他走来,大军压境,经过的地方寸草不生,民不聊生。

林遇安脑子一团糟,纠结了一番,对着床上的“蚕蛹”说:“要不,我还是给大哥打个电话吧?”

韩冬阳猛地将被子掀开,通红的眼睛瞪着林遇安:“你敢?”

林遇安皱眉:“那不然怎么办?”

韩冬阳眼神化作万根寒针道:“你最好不要说话。”

林遇安没辙,深吸了口气,把平板放下,就起身去洗澡了。

接着他刚关上门,就听到卧室里有人走来走去,步伐很急躁。

林遇安把淋浴打开,很快的冲了一遍,等他出来的时候。

才恍然,刚刚进来的急,没有带衣服进来。

“韩冬阳。”林遇安才敲了敲门,刚叫了一声,就听到他丈夫受惊的声音,“干什么?”

林遇安拿着毛巾边擦身体边说:“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?”

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听到他丈夫用极其僵硬的语气回答他,“什,什么忙?”

林遇安:“你把柜子里的那件灰色睡衣递给我一下。”

“啊?········噢!”

“就是灰色的,长袖长裤的那一套。”本来这要是换成平时,他围着毛巾就出去可以了,但他身上的印子还没消,让韩冬阳看到,到时候告他违背婚内协议。

这一来闹得大家脸上都不好看,二来他也找不到上他的男人,三来他还要承担巨额毁约金。

这周瑜是赔了夫人又折兵,他这是搭进了身子还损金,想想,他比周瑜还他妈惨,所以说什么他也不能以身涉险。

林遇安接过韩冬阳递进来的衣服,把门重新关上,穿好衣服后,确定领口能完全遮住锁骨的印记才放心。

开门出去就看到韩冬阳站在床边卷被子。

林遇安讶然: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

韩冬阳抱着卷好的被子,站起来,面无表情道:“这几天不舒服,想一个人静静,我睡客卧。”

林遇安脚步一顿:“你不睡这里了?”

韩冬阳甩给了林遇安一个讳莫如深的眼神。

林遇安没读懂,皱眉道:“怎么了?”

韩冬阳手指微不可察的攥紧被褥,咬着牙说:“就是不舒服而已。”说完,就走去拿起刚刚放下的冰袋,接着又看了林遇安一眼,林遇安被看得莫名其妙,有些不自在地用手拢了拢衣领,韩冬阳眼底闪过一抹寒光,收回视线,不予多言的开门出去了。

林遇安不知道他丈夫怎么一下子要去客卧睡了,当初他们结婚的时候,为了瞒过父母,戏做得一套一套的。难道是韩冬阳在外面有人了,为情所伤。如果是为情,那也太百闻不如一见了,这要是被韩育豪知道,谁伤害了他的宝贝弟弟,那人不知道会有多惨,哈哈哈,林遇安有些幸灾乐祸。

而且,今晚他可以独占大床,林遇安兴奋的一猛子扎进被子里,抱着枕头反复滚了几圈,埋头深深地吸了几下,“好爽。”

“你在做什么?”

突然一声清冷的声音闯了进来,林遇安偏头就看到韩冬阳黑着脸,站在门口。

林遇安连忙坐起来,对韩冬阳的去而复返有些不解:“怎么又回来了?”

韩冬阳的视线意味不明地注视着林遇安抱着的枕头,嘴唇蠕动,艰难道:“你刚刚,在对我的枕头做什么?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