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离婚前怀孕了 完结+番外_分节阅读_15

书名:离婚前怀孕了 完结+番外   作者: 香水树   

松嘴,快松嘴,出人命,要出人命了。

在快要晕倒之前我一把将他推开,及时用手掐住自己的人中,深吸了一口气时,他又朝我扑了过来。

眼下情况十分危急,我有所防备猛地捂住嘴,他却是一招声东击西,集中火力对付我的下三路——

瞬间,我的脑子里一群野马纵横,这一招叫什么?

——探囊取物?

——不,这叫空手套白狼!

——不好,在他的妙手回春下,猛虎要出山!

我俨然感觉到自己沦为了他的一个玩物,根本拼不过他的花花手段,接下来气氛陷入了无比胶着状态,他想偷袭我。

想得美,我晚上吃了那么多菊花,以为是白吃的吗?

万事开头难,最终我还是凭借着一身蛮力,在毫无经验之下做了回陶渊明。

我以为自己喝到“扎啤”就赢了,但我没想到,我还是太年轻了。

这时候我看清楚了林遇安的真面目。

换句话说,我真的从未见过如此淫荡之人。

是啊,谁能想得到这个贞节烈夫在床上却是个狼、人、呢!

——我明明在承上启下,他却要首尾相接,先让我表演空口接白刃这种高难度杂技绝活。

——我金“鸡”独立,他就闻“鸡”起舞。

——我策马奔腾,他就将我斩于马下。

——我腰马合一,他就要一骑绝尘。

好多招式我这辈子都没见过,要不是我那时慌了,真想给他点播一首BGM: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……

我葛优瘫在床上看着他在我身上倒、拔、垂、杨、柳,我差点儿就以为坐在我身上是鲁智深。

我一路躺赢,他最后还给我表演了个独“坐”敬亭山,不,他坐的哪里是什么敬亭山,他坐的是我韩冬阳。

从反抗到无奈到生无可恋到哭泣,从头到尾都没有得到他的半分怜惜。

他忙得就像农民伯伯在我身上秋收,而我就是那个被收的。

我他妈——划掉,不能说脏话,我当时真得是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,事后才明白,在床上,男人的眼泪都是不值钱的。

孟姜女的眼泪,能哭断长城。林黛玉的哭泣,那叫绛珠还泪。

我呢,韩冬阳的眼泪,除了能激起林遇安的兽欲之外,毫无用处。

我的贞操就这样被浪花淘尽,滚滚长江东逝水,昨天的青葱岁月,已经变成遥远的回忆,我从一个男生,毫无预兆,猝不及防地就变成男人了。

等小冬阳从水、深、火、热之处脱身出来,天空已即白。

对了,补充一句,小冬阳一个晚上居然没有被泡脱皮,看来我真的是天赋异禀。

我提上裤子,悲痛万分地离开了酒店,回家路上的心情跟我来时的心情不可同昨日而语。

原来男主跟男主去开房,就是这样在探讨人生吗?

到家我就跟我妈联系,但没想到,我妈刚来,他就回来了,我看见他进门的那一刻,一时竟然有些害怕,毕竟论技术我还拼不过他。

可这个男人,回来竟然装作不知道发生了这回事,拿了我的贞操又跟我演戏,老天爷,昨晚上难道我是被青春撞了一下腰?

我离去世就差那么一点儿,一夜奔波劳累,真的经不起任何风吹雨打跟一丁点儿的刺激了。

我想了一天,好吧,既然他不承认,那我没有办法,只能把这归成一场酒后乱性,但我错了,这根本就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。

这件事的真相到了晚上,我才知道,他上楼来安慰我,他当时对我说了一句话,“这早就应该的,对我来说,时间还太迟了点。”

具体记不清楚了,反正大概是这个意思吧!

那一瞬,我的世界观都崩塌了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