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离婚前怀孕了 完结+番外_分节阅读_16

书名:离婚前怀孕了 完结+番外   作者: 香水树   

我震惊,不可思议,更多的愤怒,他为什么要这么做

现在回想,我大胆做了个假设,这一切原本就是他计划好的,先是让我对他好奇,接着故意让我听见他打电话,然后引我去酒吧,又借酒假醉最后引诱我去开房。

所以打电话只不过是他扔下来的一个饵,真正得目的是为了引我上钩。

··········对,只有这样这一切才能通通地解释的过去,他当时宽慰我时,脸上又露出得逞的笑,虽然掩藏的极深,但还是被我瞧出来了。

写到这里时,我记起一件事,我们刚结婚时,前一天他看似不高兴,领结婚证那天他却跑得比谁都快,早早地就在民证局等着我。

老天!!!!!!此时真的三万个感叹号都表达不出我的震惊,原来我这693个日夜,都是在与、狼、共、舞。

而昨晚我还单刀赴会,深、入、狼、穴。

我哪里是个机灵小不懂啊,就我这胆量也得算是杨门虎将——划掉,韩门虎将。

林遇安真得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,要不是我常年养生,一身是肝,昨晚就要精尽人亡在床上。

我想这应该就是年少不懂林遇安,看懂已失童、子、身吧。

唉,将一切前因后果跃然纸上后,已经在脑中理清了许多疑团,现在心中万般悔恨。

我不敢细想,难道他从结婚时就在肖想这件事,只是在我面前善于伪装,所以一时我才没有发现他的狼子野心。

忆及过往,繁杂琐事,细思极恐,脆弱的内心掀起惊涛骇浪,原来我以为的高枕无忧,仅仅是以为的罢辽。

实则,恐怕他早就觊觎我已久,暗地筹谋,趁我不备,设计这出戏,想想也是后怕。

更可恶的不止这一点,昨夜他更加明目张胆,胆大妄为,明则让我给他拿衣服,实际他就站在玻璃门后面搔首弄姿,企图用肉体来勾引我进去,一起鸳鸯——划掉,写错了,是鸳、鸳、戏、水。

我未曾上钩,还当我是那个单纯无知的男人嘛?太可笑,在这种鹤唳风声的情况下,我也在卧室里睡不下去,可我又想试他一试,于是假意说要去客卧,他果然摆出一副对我欲拒还迎,含羞解衣起来,我佯装视而不见,置之不理,转身出门。

其实我留下了枕头在卧室(我真的好机智),但没想到他如此饥渴,趁

我前脚走,后脚就抱着我的枕头在床上······我都不好意思将这件事记下来,总之做出那般猥琐下流的动作,让我很········难对付啊。

我知道拿贼要见脏,于是我半夜故意哭泣,最后不出意料被我当场人赃俱获,他还一本正经的狡辩,真没见过这么嘴硬的男人(哼,先画个圈圈诅咒你)

我又反复思虑整整一夜,我跟他离婚协议即将生效,他这时候生出不轨之心,定然有不可告人的秘密,不过想想:

林遇安日夜猥琐窥伺着我的肉体,实在可恨。

这么久我居然未曾识破他的阴谋,实在可悲。

用这种下作手段促成的荒诞一夜,实在可恶。

他谋划两年却唯独算错了我的心,实在可怜。

唉!

我甚至还会时时想起昨天我在夕阳下的奔跑,那是我已经逝去的贞操。

我要坚强,不能——划掉,我要想个办法,让他得意忘形,露出狐狸尾巴,我要在接下来三十多天里,把这个男人的罪行一一揭露出来。

待我那时便一身戎装,身披铠甲,率领千军万马,将这个放荡男人,按在地上摩擦。

今天就写到这里吧,实在太累了。

切记,切记:如今后有吾辈后人得此书,吾之经历,也算是前车之覆,后车之鉴,切勿重蹈覆辙。

——韩·当代鲁迅·冬阳随笔,楼下有声音,应该是他回来了。

···

林遇安跟唐笙将公司的策划方案敲定下来,才下午四点多钟,本来还想商量一起去琉璃宫看这一季的珠宝展销,但林遇安说家里有事,去不了,最后只能唐笙一个人去了琉璃宫。

林遇安回到家的时,五点左右,进屋就看到他丈夫正顶着一双红眼睛,从楼上房间下来。

“你中午吃饭没?”林遇安脱了鞋,问韩冬阳。

谁知道韩冬阳面带冷笑,不答不理的白了他一眼,径自去了厨房。

林遇安:“··········”

这熟悉的白眼,还是原来的配方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