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离婚前怀孕了 完结+番外_分节阅读_18

书名:离婚前怀孕了 完结+番外   作者: 香水树   

总之,缓了数十秒,他慢慢夹起鳖头看了一眼,感到如鲠在喉,难以下咽。

韩冬阳将土鳖头搁到林遇安碗里,面无表情道:“我不喜欢吃龟,鳖头,给你。”

大概是他们之前就一向孔融让梨让习惯了,林遇安也没觉得不对劲,现在他丈夫不喜欢吃,他也不劝。

而且吃头,林遇安认为含有“一头当先”的寓意,所以没客气,夹起鳖头放进嘴里嚼得咯吱咯吱响,含糊说了一句好迟。

韩冬阳的神情慢慢变得微妙起来,桌子下的腿情不自禁地慢慢夹紧,缓缓吸了口气,心如死灰地吃着饭。

反观林遇安倒是一派自若,两人在桌子上形成极其鲜明的对比。

一边晴天,如金光普照大地;

一边霹雳,气氛压抑到诡异。

林遇安吃完晚饭就出去散了会步,回来的时候,吴妈说对他叶夫人打电话过来了,问韩先生的情况,让你跟韩先生有时间回家吃饭。

大概是为了韩冬阳昨天哭泣的事,林遇安说知道了,就上楼了。

晚上韩冬阳霸占了浴室长达一个小时,林遇安拿着平板坐在藤椅上,看公司这季的新品。

听见浴室门被拉开的声音,把这件事跟韩冬阳说,“你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,妈打电话来叫我们回家吃饭,我这段时间刚好不忙,都有时间的。”

说完这话,林遇安又想提醒一下韩冬阳,关于离婚协议快要生效的事请,这协议之前就签好了,他现在怕韩冬阳忘了。

正打算说,结果他抬头就看到韩冬阳扶着门框走出来,满脸通红,一米八七的大个子也有些弱柳扶风起来。

“你怎么了?”

林遇安拿着平板走过去,单手架住韩冬阳的胳膊,往床上扶。

“你是不是在浴室待久了,所以有些缺氧啊!”

韩冬阳虚弱地跟林黛玉一样,坐在床上轻声道:“可能是吧!”

“你先躺一会儿!”

林遇安不知道韩冬阳怎么变得这么娇弱了,明明吃饭的时候,还好好的,怎么洗个澡就把人洗成这样儿了。

林遇安:“肯定是昨晚你熬夜了。”

韩冬阳:“··········”

林遇安将被子散开,给他娇弱的丈夫盖好,动作轻柔地犹如一个慈爱的老父亲,他去楼下接了杯水上来,放在床头柜上,又将窗帘拉开,让卧室透了会风,问韩冬阳:“你现在感觉好些了吗?”

结果韩冬阳已经闭着眼睛睡着了。

林遇安:“???”

这么快?!

林遇安转身去洗手间洗漱一番出来,又觉得卧室有点冷,把窗帘拉上,准备再看会儿平板才睡觉,找了一圈没想起把平板放哪儿去了,忽地想起扶他丈夫的时候,应该是把平板放在韩冬阳睡觉的地方了。

林遇安叫了两声他丈夫的名字,还试探问了一句:“你睡了吗?”

他丈夫仍一动不动,一脸恬静,呼吸均匀,看来睡得很死。

林遇安无法,绕去他丈夫的床头,又担心惊扰到对方,用手指轻轻地捻起开被子的一角,就看到平板被压在他丈夫腰下。

他动作很缓,很柔,也很轻,几乎在林遇安的认知下,是绝对绝对肯定不会惊醒他丈夫的,可谁知道,他刚掀开被子,伸出手时,他丈夫又一次睁开了那双慧眼。

“你打算做什么!”韩冬阳仿佛早就料到一般,声音毫无起伏。

林遇安动作又顿了一下,同样的事情仿佛发生过,他不知道他丈夫什么时候睡眠这么浅,愣了三秒,才指指平板的位置:“我刚刚不小心把平板落在这儿了!”

韩冬阳抬眸,看着那只翘起小拇指食指拇指捻起他被子的一角,不忍惊动一丝尘埃的样子。

韩冬阳眼底闪过一丝冷笑,声音别有意味得“噢”了一声。

这一声“噢”得意义不明。

“噢”得林遇安一头雾水。

“噢”得林遇安自我怀疑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