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重生许广花歪传_分节阅读_118

书名:重生许广花歪传   作者: 苏雪若   

  唉,魔君就是魔君,非同一般。

  想不通的小金蚊只好把一切归咎于魔君的与众不同。

  ——

  撇去一切外在实力,内在心计不谈,单在许广花面前,小凤凰是永远赢不过的。

  此时此刻,她不过是三千小世界中一个小小界面里最普通,最平凡的人,全不复曾经魔君高高在上叱咤风云的模样,可他在她面前依然如往昔。

  “沧海。”小凤凰嘴唇动了动,隔了近千年的呼唤就这样出口。

  爱恋、恨意、委屈、痛苦、想念种种情绪全掩藏在语气里那一丝颤抖之中。

  “你……”小凤凰喉间几番上下波动,终是平稳了情绪,“何时发现的?”

  许广花轻笑一声,眉角上挑,觉得这个问题很有意思,“你是我养大的,怎么会认不出来,乔装得再好,时间久了也会露出破绽。”

  闻言,小凤凰低下头不出声,收敛了满身气势,像是一只被拔光羽毛的小鸟,脆弱得用一只手指就能碾死。

  见此,金蟾蜍十分无语,都不忍再看。

  他就这点志气!就这豆大点的志气!人家一句话就把他造灭火了!!!这还没怎么样呢,他就先缴枪了,将自己送到人家刀锋之下,任其摆弄。

  唉,天敌啊!

  小金蚊也是不可思议地连连瞪眼,丁点大的小脑袋瓜都快转不过来了。

  这到底是何情况?

  之前不是恨意满满,恨不得食其肉噬其骨,怎么都不解恨的吗!

  这是怎么回事,怎么突然从大老虎变成小猫咪了。

  “对不起。”

  许广花转转眸,眼中晶莹闪烁。小凤凰则是怔了一下,接着泪水簌簌而下。

  有些时候,至亲之间,所追求的根本不是你死我活,只是简单的三个字。

  只要你了解我的委屈就足够了,我记恨千年,所念念不忘的也不过就是你不懂我的委屈而已。

  就像是小孩子越轻声哄越哭得厉害一般,那是在向最亲的人倾诉宣泄委屈。

  “过来。”许广花展开双臂,声线放柔。

  小凤凰睨了一眼,扭扭捏捏投入怀抱,双手紧紧揽着她的腰不撒手,似是倦鸟归巢。

  一旁观战的金蟾蜍小金蚊则是双双绝倒,好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神转折啊。本以为会是一场针锋相对,大打出手,没想到,这根本就是一场认亲大会。

  金蟾蜍无语地闭闭眼,唉声叹气,心道,凤凰这是栽到人家手心了,生生世世出不来。

  小金蚊是莫名其妙,它实在不能理解两人的情绪,在它看来,恨就是恨,怨就是怨,没有那么多弯弯绕。

  ——

  和好的两个人在房里絮絮叨叨说话,气氛温馨无比。

  许广花先检讨自己,认为自己从前太忽略小凤凰了,才至他受了这许多苦。

  小凤凰则是讲叙自己的奇遇,这一路坎坷。他故意把经历说得凄惨无比,然后睁得一双清澈的水眸,见许广花目光心疼,心里快乐得都快冒泡了。

  “沧海,你还会像从前那么忽略我吗?”小凤凰不放心,再三追问。

  许广花有点被问烦了,似笑非笑,“你如今的样子,我哪里忽略得了,又美,又厉害,又霸道,又会撒娇,我多看别人一个眼神,你都要跳脚。”

  “哼!”许广花话里揶揄的意思太重,小凤凰转头生气。

  “瞧瞧,瞧瞧。”许广花扶额,“这哪里忽略得了,一句话不对,就要费劲心思去哄。”

  闻言,小凤凰头转的弧度更大了,但是嘴角却悄悄翘了起来。

  ……

  两人继续说话,谈论未来。

  “沧海要回魔界吗?”小凤凰问道。

  “暂时不会。”许广花摇了摇头,目光褪去曾经的锋锐,而是将光芒藏于其内,内敛起来,整个人似玉,温润柔和,“我们去三千世界看看,多走走看。”

  “我们?”小凤凰喜欢这个称呼,乐得眼睛都眯了起来。

  我们一词实在太美好,小凤凰有些着急了,“我们现在就走吗?”

  “在等等。”许广花摇头,“我还有一些事要了结。”

  说着她目光微转,望向窗外,延伸到很远的地方。

  ——

  许广花离开之前有两件事要妥善解决:一是顾杰;二就是曾答应过墨鱼的壮大清微派。如今她要离开,得先把这两件事安排好。

  说实话,这两件事都不难,有小凤凰在,直接抹去顾杰的记忆就是,相比于失去女儿的痛苦,还是忘记更好受一些。壮大清微派也不难,小凤凰随便几件破烂法宝,就够他们代代往下传了。

  只是,事情说起来简单,做起来也不难,但是情感上,许广花,不,是沧海,还是有些放不开。

  沧海并不是游移的性子,虽有不舍,但仍是果断离去,一挥手,就抹去了她在许家所有存在的痕迹。

  ——

  喵喵正在厨房煮东西,都是沧海爱吃的菜,顾杰走进来看了眼,有些纳闷:“喵喵,你弄这么多菜干什么,就咱们几个人,吃不了的。”

  “不是还有……”喵喵下意识出口,半途又戛然而止,脑袋似是被抽空一块,他微仰着头,半天回不过神,还有、还有谁来着?

  唔……头好疼!

  愣了好久,他才回神,看见手上未完成的菜肴,突然有些意兴阑珊,提不起劲,反正做出来也没人吃,没意思。

  他有点想家了,想那个都是同类的地方,心脏隐隐作痛。这个世界,没人和他一样,他是不同的,是异类,是格格不入的。

  一种无助寂寞猛地浸入骨髓。

  ——

  “你不管他了?”小凤凰转头看向沧海,眼底情绪变幻。

  金蟾蜍第一时间察觉,出言讥讽:“你不是吃醋吧?”

  “怎么会?”小凤凰传音,“我不至于连只猫的醋也吃,只是……只是……”

  “只是诧异。”金蟾蜍接道,“诧异她的冷漠,曾经朝夕相处的人,说弃就弃,你在物伤其类吧。”

  小凤凰抿了抿唇,眼底有些不悦。

  两只的小情绪当然瞒不过沧海,她有些好笑,转头伸出手指头戳了戳小凤凰白嫩的脑门,语气无奈:“你呀,感情太重,沧海一粟,咱们都是浮尘,各有各的路,各有各的去处,相聚时把酒言欢,分开时,潇洒不回头,有什么好留恋的。”

  “难怪你如此大的奇遇都没有大成!”沧海睨他一眼,总结,“心思太重。”

  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魔宠,小金蚊就没有一丝留恋,而是全心期待未来,想到又能和主人一块历险,它就无比欢乐。

  冲啊冲啊——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